查看更多

做一个不油腻的胖纸

《费渡的……骆闻舟……》二刷《默读》随想随写1

费渡跟骆闻舟同框的每时每刻几乎都是剑拔弩张、夹枪带棍的,费总的毒舌,骆队审人的巧舌如簧,看得人“很开心”,大约也是因为知道结局了,二刷时,总会在费总出现的时候将BGM自动更换成悲伤的调子,或者<you raise meup>。

有个朋友在上一篇的随想下面说“最适合费渡的是骆闻舟,跟作者的设定无关,因为在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日子里,小小的费渡的温暖和惊喜都是骆闻舟的用心。包括那只猫,那个游戏机,以及那辆自行车轮胎上的鞭炮。”

既赞成,又悄悄地在心里有些腹诽,小费渡其实就像是一只小野猫,不,小狼崽更合适吧,自小那样的环境中长大,唯一一个可以给他些许温情的就是妈妈了,哪怕她没法给他正常的母爱,可是她却应该是他冰冷的生活中的那极低温度的温暖,但是……这一切都是那个回家的傍晚结束了。

费渡看到妈妈的尸体,十几岁的小费渡会怎么想?是妈妈不要他了?还是妈妈终于解脱了?还是……“幸好不是我亲手……”

所有的人对于费渡的眼神中除了同情之外大概就是只有怜悯了吧,陶然也只是觉得这个小孩子太可怜了,唯有骆闻舟多年之后跟费渡聊起来的时候说他看他的眼神——“那是一双清澈的近乎直勾勾的目光,好像压抑着许多未曾宣之于口的求救和期冀——尽管拿少年当时的态度是克制而内敛的。”

骆闻舟是懂费渡的,小小的费渡眼中的那些对已知的和未知的所有事情的恐惧,骆闻舟似乎都是了解的。

也许费渡多年来对骆闻舟充满敌意不过就是因为骆闻舟太过了解他了,他了解他表面上的还有内里的那些东西。费渡心底的那些在他自己看来已经是快要接近“深渊”的阴暗是不能为外人所知的,但是就是骆闻舟,就是他也许在不经意间了解到了,也许不是所有,但是他看出来了——黑暗中的费渡。

费渡,这个人真的就是朋友说的那样“令人充满了心疼,想要回过头去拥抱一下的的孩子”,他无时无刻不在克制自己心里的暴虐,收敛自己利齿,隐藏自己的恐惧——对自己骨子里流淌的血液的恐惧。而这样的费渡也只有在面对骆闻舟的时候才会稍稍释放一些,大概他也会在潜意识中想“反正骆闻舟皮糙肉厚也不会很介意我的无理取闹,反正骆闻舟也不会吃哑巴亏,反正骆闻舟也有一万句的话等着给他自己变白……”所以在面对陶然的时候非常懂事的小费渡,在面对骆闻舟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熊孩子”。

熊孩子费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骆闻舟的呢?

据说是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天。

地下室的密码、手机的开机密码,隐藏的感情终于大白于天下,小小的费渡对这个仇人一样的存在的骆闻舟,是从第一次见面就“记住你了”!

评论
热度(23)
©做一个不油腻的胖纸 | Powered by LOFTER